2018/10/12

木馬病毒

敝客先前下載本人網誌的最新網頁時,Windows Defender 偵測到以下木馬病毒:

Win32/Ludicrouz.W

本網誌顯然已被黑客入侵!

謹此提醒各位訪客,切勿下載本誌網頁!

2018/10/11

後颱楓豔

年前「蒙源」魯氏「浪西」買地建園,因鋸樹挖池,開渠引澗,刨去了大片固有植被,修築了新型別墅,一度引起環保團體極大的驚惶和憤慨。此次強颱風「山竹」來襲,這魯氏園宅如有神佑,看似秋毫無損,風過依舊,樹木葱鬱,屋舍儼然,只是園界前方的大片沙地灌叢颳去泰半,沙灘似乎有向山根擴展而進犯園宅之勢。


此去東南不過三百米地的老村,受災情況可是不輕呢!臨灘的陽傘餐飲雅座消失殆盡,築牆填夯而成的平台場地還原為一大堆磚石沙土,給弄潮兒和露營客提供服務的簡陋浴室也被颳得殘缺不全。


在潮線以上、挨近村舍、而本來就寥寥無幾的木麻黃老株叢,幾乎全數逃不過此一大劫!賴以扎根的沙土顯然被風暴潮徹底沖刷,然後又復鋪上,大樹的根柢於是翻了出來,整株臥倒,乾死在兩三米高的新成沙牆旁邊,讓人看著心酸。


岩岸上的一段花崗石板小徑則被暴浪打了個稀巴爛,彷如遭到了恐襲,怵目驚心。


直升飛機的停降坪本該是相當紮實的吧,如今就像地震過後,解體而成好幾大片混凝土碎塊。


然而望向大海,這時風平浪靜,滿目但見遊艇,哪裏還有半點大浪滔天的影子!幾個洋小妮子在小潟湖裏嬉水,玩得不亦樂乎。


隔山的小灣遠看更顯靜態了。此灣的沙灘面積不大,因有餐飲服務,卻是一處露營熱點,假節日擠滿了帳篷,在敝客眼裏顯得十分侷促;如今讓那「山竹」幫忙加鋪不少細沙,整灘略微擴展了些許,這麼一來,旺季到此露營的人們當可分享較大的空間。


村前的頹垣敗瓦還亟待清理,設施更須重修。不過這於營地的使用肯定不會有什麼負面的影響。照我歷來所見,很多人們並不介意在廢物堆旁擱帳篷,垃圾似乎可以視作景物組成部分,大抵於觀瞻無甚大礙。


颱風劫後三週,敝客野林營地山下長灘的廢物清理工作已大致完成,有關人員做得很不錯了。這兩天已然有人過來露營。在一大堆等待運到堆填區的廢物包旁不遠處,就有悠然自得的帳篷蹲在那裏。確實那主要都是一些百年降解不了的塑料廢物,腐爛發臭、播毒傳菌的風險甚低,看在眼裏更不會影響生理衛生。


灘沿上離潮線較遠的灌叢和草地、幾乎看不出遭過颱風的痕跡,只除了零星散布著一些泡沫塑料碎塊。善於以柔禦剛的豔山薑廁身在灌叢裏,悠然提溜著成串即將熟透的果子,看似全然不曾遭過「山竹」的強暴。


一群法國美眉選用了清理得比較徹底的長灘南頭,大抵因為此處較近鄰灣,方便過去用餐和洗浴吧。週末來時路上遇上她們,說是要爬上海拔 469 米的小小尖峰,然後下來在長灘上露營。

我高高興興的跟這其中一位英語說得很流利的女郎聊著,走了一段上坡路,終至力氣不逮,不得不停步稍歇,以繼殘喘。畢竟人家都是年輕的長腿女郎,並且終極輕裝上路,走得可是挺快挺從容的,而敝客卻儼然一頭矮腳老驢,並且馱個可笑的巨包!


向晚時分,我在營地還沒把個帳篷搭好,山區卻又飛來了「政府飛行服務隊」的直升機,轟轟然在我營正東的遠處坡脊後面兩度懸停久之,然後飛走,無疑又是救援任務了。那裏是山上下來到長灘的一條較短的路徑。我心想,但願出事的不是這個美眉團隊的成員。


於敝野客而言,直升飛機可說是相當討厭的物種,尤其在這樣的颱風劫後的特殊環境下,禿林上空出現這種噪聲隆然的飛行器,不管在聽感還是視覺上,都是很大的騷擾!直升飛機可不是個鳥,它不下「彈」,卻能在夜裏飛來,瘋狂亮起探照燈,把敝客掃射一個心緒不寧!

好在可愛的楓香樹這時也不盡禿,老葉雖然被「山竹」褫了個精光,但這三個星期以來,不少植株都趕緊長出新葉了;其色澤尤其悅目,居然比春天時還要多了好些橙黃和嫩紅。看著這「後颱楓豔」,似有助於紓緩精神上哪怕僅是片刻的不寧和煩躁。


都已經十月了,在這挨近歲暮的時節,竟能看到滿林的嫩葉!確實這是歷來不曾一見的特殊楓林景緻,大抵百年或得一遇吧。但這只能發生在狂颱施暴之後!


估計未來的三個月裏,整片小林的樹冠應能重新長得齊全,而現時已過蟲害高峰期,並且再遭颱風之劫的機率也較低,這麼一來,可以預期,歲末的紅葉必較往年的完整好看。


楓林儘管讓那瘋颱褫了個半裸,也非一無可觀,透過梳林,山外景物尙亦堪賞。這跟春前的自然禿去不太一樣,因為歲末年初霧霾多半濃重,視野往往不如現在清澈,遠景可以至於不忍卒睹。

2018/10/05

後颱秋節

強颱風「山竹」給海灣長灘送來了不少浮木,這是敝野客最喜歡撿拾的珍貴物料,並不視作廢物。目下營地不缺木板,新撿來的幾塊一時未須派上用場,且擱著吧。


可那七百米長灘上大量的漂來廢物,多半都是塑料,那卻不宜擱著了,還須有關當局和聯群結隊的志願者從速過來予以清理。恆常承包者估計是處理不來的。可惜敝客山上營務繁冗,心有餘而力不衰,但卻勻不出時間,只能撿去幾塊木板。


鄰灣跟此灣一樣望東,「山竹」刮的正是要害的東風,海灣因而正面受襲,遭到的蹂躪非常嚴重。好在沙灘面積不大,而志願團體的善後行動迅速,到了中秋節那天,當局設置的「指定營地」基本可供如常使用。不過中秋夜天氣不佳,漫天烏雲,入黑之後整片海灘幾乎蕩然無人,到來圖賞明月的樂觀者,就只有兩營三帳共四客罷了。

村民經營的兩家餐飲涼棚都受到災損,其中一家比較嚴重,因海潮灌淹房舍地面,冰箱和好些電器都損壞了。房前棚下的小場子徹底沖毀,露出場基的砂石,一片瘡痍,不忍卒睹。


村前過沙面淺澗而設的簡陋小橋被大浪摧毀了,如今湊合搭起了更簡陋的一條,踏足的橋板只是一根窄窄的方木,大抵是名副其實的「獨木橋」了。


颱風過後六天的星期六,天氣很好。敝野客早上九點出門,午前抵達起步點。沒走出多遠,兩棵倒下的樟樹就在那裏展臂相迎,同時給我攔路。


往後再也沒有可以昂首闊步的徑段了,一路或鑽、或爬、或跨、或跪、或攀、或翻。好容易走到了小港古村,但見一間廢棄的古舊村舍徹底崩毀了,剩下半堵危牆仍立徑旁,看來不能持久。


小港泥石灘外的海天景色倒是不賴。此港朝北,東面是山,正好擋去了「山竹」的前鋒,泥石灘上堆積的漂來廢物不算太多。


走過了豁然開朗的小港海岸,隨又進入幽鬱的山徑,當然並非漸入佳境,卻是更陷惡途了。徑上倒樹無數,幾乎是五步一叢、十步一堆。實在苦哇!


途中到了一大叢藤蔓灌木「混纏體」之前,徑路幾乎完全封堵,只有一個高及半腰、窄不容身的小缺口。於是止步,思忖如何穿行。隨聞障礙的彼方傳來人聲。此君一邊趨近,一邊喃喃自語,滿口詛咒,聲聲髒字。半晌他鑽過來了,赤著膊,手上只拎著個塑料袋,再輕便沒有了。看到了我,他可是越發罵得興頭十足。他說今天算是好走多了,前幾天乾脆完全不能通行。

這原來已然比前好走多了!可是,這從公路到客家圍村不過 5.5 公里的混凝土郊遊徑,我花了足足三個小時才得走完。


下坡到村之前仰望山上也是一片「好景」,不似三年前暴雨之後的「滿頭瘌痢」。客家圍村位處低地山塢,四周都是天然屏障,看似沒受「山竹」多少破壞。

然而一旦岔出寬徑,離村入山,那可是舉步維艱了。那不過區區 1.5 公里的野林山蹊,竟爾讓我「流連」了足足四個小時!一路上又得握剪狂截,又得掄刀怒砍。儘管狂怒已甚,當時也只能理智行事,避重就輕,輕描淡寫,馬虎將就,湊合弄出一道窄縫,俾能勉強擠將過去,也就算完了;唯冀儘早抵達營地,往後再分配時間,下來充分打通吧。

可是樂觀改變不了殘酷的現實,那「山竹」對坡林的蹂躪委實太兇暴了,到處都是倒樹和「混纏」障礙,不少就那樣直挺挺的橫臥在眼前,我背負重荷,不可能翻過去了,就只好在旁另闢蹊徑,老實繞行。


一個不留神,還得絆倒,捆帶扯斷,背包下層外置的疊紮小包脫位散落,好不狼狽;固然多廢殘餘力氣,又須耗時捆紮一番,方可繼續行進。


好容易來到了澗池歇息點,至此跟營地的距離就只有三百步的陡坡了。尚幸「山竹」沒有帶來特大暴雨,因而沒發山洪,澗池得保完好。只是斷枝落葉填個半池,有待一番淘濬。


我是午前 11 點半由公路起的步,竟至於傍晚 6 點 40 分才抵達營地,歷時整整七個鐘頭,腳程不過就那麼七公里罷了。

尚幸營地絲毫無損,坡林裏的逾百棵楓香樹,僅有一棵被颳倒臥地,攔在了楓林入口。暫時也不暇處理了,且用最後一口殘喘,強行跨過吧。然而整片林木的樹冠都被褫個大致精光,看去彷彿跟冬天落葉之後的禿林似的,但是顯得寒磣而不自然。


幸而此夜長灘乾脆再無一頂帳篷和半個人影,否則要擔憂營地沒了綠葉屏蔽,有如半裸,我的燈光乍洩於山下,讓一些個好市民在長灘上瞥見了,懷疑是非法入境者藏匿山上,於是致電報警,那可不美!不免就要飛來直升機,在楓林上低空懸停,昂昂然震耳欲聾,並且開亮探照燈,在我的頂篷上狠狠掃射一番才罷。

此夜大概沒有人類看到我的燈光。山上卻有一隻赤麂看見了。牠的膽子也真大,居然走近來大吠一通,久久不去,其聲非常淒厲。我把照相機和閃光燈準備好了,可惜牠膽大畢竟有限,終於沒敢闖入營地範圍。

營地東面因有山體擋去暴風,周邊的雜木林裏倒下的僅是一些枯樹。通往觀景塌坑的林徑幾乎不必清理。徑旁有一棵小樹,也許比較吃風,顯然被「山竹」狂暴搖撼,柢部周圍竟爾形成了一個空洞,支根露出;樹冠是差不多颳沒有了,可它就是屹立不倒!


這是農曆八月十三,月亮還是癟的,但是已然相當明亮。這天晚上,可是此後一連四宵天色最晴,月亮露臉時間最多、最長的夜晚了。


當晚要到零點才吃上晚飯,跟早餐相隔了 16 個小時,期間除了喝進大量的山泉水,完全沒有點補。帶來的兩個月餅,跟燈籠一樣,要到翌日十四的晚上才許出場應景。

吃月餅、亮燈籠之前,十四的白天先要去勞動一整天,以為賀節前奏,主要就是「剪徑」和淘池兩大項目了。大約一公里的密林蹊徑,實在讓那「山竹」蹂躪得一塌糊塗,不忍卒睹,花上好幾個小時也只能勉強「剪」通罷了,接著十五的白天再去剪它一個徹底吧。

澗池的淘濬操作倒是必得一口氣完成,為的免於重復干擾池中水族生態。徒手淘出池底沉積的大量樹葉時,一隻笨大蝦竟從腐葉堆裏跳了出來。呵呵!莫非是要讓我給牠拍幾個照?倒也真會賣萌!


重度操勞幾個小時之後,已「剪」到了低地的蹊徑岔口,於是踱到海邊去蹓躂蹓躂。這時一架有幾分像蝦的飛行器也來邀我拍照。此物飛到海灣的半空上,半晌懸停不去。然後去了又來。大抵是新手接受飛行訓練吧。可真吵死了!


這架直升機飛臨的是一大片棄耕已逾四十年的稻田,據說已經攥在了房地產財團的手裏,意圖伺機開發。然而,今天在國際綠色團體的炯目睽睽之下,這無疑是癡心妄想做綺夢了。呵呵呵!


棄田上的濕地矮草這時正值籽熟季節,草穗一片金黃,倒也好看,彷彿要導人懷勉昔日農耕時期的秋收景緻。

此前兩天是秋分,也正是中國政府首度組織官民歡慶新近立法創始的「豐收節」。這一片金黃的草穗,倒真有幾分像稻田秋熟,可以謂之應景。

這草長得這麼單一純粹,不像別處的夾雜參差,猜想大概不是自然長出的本土物種,橫是囤攥著這片野地的財主刻意播植,為的避免它自然「退草還林」,同時方便空中視察,直升機上、或在遊艇發放一台航拍機,就可以一目了然。


中秋日又花了半天去進一步「剪徑」。傍晚無事,就到鄰灣去「觀光」吧。可是沒啥光了,漫天淨是密雲,星星、月亮都出不來,兩家餐飲涼棚的節日燈飾早讓「山竹」一竿子打盡,混在漂來的廢物堆裏。但見沙灘營地上只有兩營。於是過去跟其中一營兩帳的一男一女攀談。那位女士利用灘上撿來的廢物做了一盞小燈,點上一根小蠟燭,倒也別致。當然我也讓他們看我在山上張燈應景的「豪」況。

敝客不但張燈,還要聽范貝多芬的升C小調奏鳴曲呢。不過這種偏癖我就沒有告訴兩位灘上營客了,為的恐怕影響人家過節的氣氛。


聊著聊著,厚實的烏雲層塊居然漸變稀薄,隨把一輪可憐的中秋月假釋出來了。可我入山回營的時候,烏雲復把嬋娟收押。沒有星月交輝,不好強練夜視了,還宜打著手電踏上歸途。由於改道繞行之處甚多,難免多番走錯,弄得心裏有些發急,乃至滿頭大汗。

這一夜,晚飯又過子時,按照老黃曆,已經到了八月十六,那也就該說是早飯了。這頓飯添加了一道挺能下飯的菜,就是月餅。

八月十六是公眾假期,午後山下長灘來了好些弄潮兒,看去全屬老外,大抵都不介意灘上遍佈廢物。


此來營地出沒的蟲子不多,蚊子甚少,蒼蠅絕跡,就有一些個蟋螽斯了。奇怪這「斯」總愛到我的帳篷來串門。不但成蟲來了,就連若蟲也來賞燈。瞧那憨樣,倒也有點萌,不免又給牠照幾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