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/12/08

楓月

難得又逢清秋的週末。際此全球暖化,這低緯度的「本土」,還能有個勉強可謂秋天的季節,也就算是很不錯了。

天不熱,出來遠足的人可就多了。這其中,在本地生活的洋人固然不少,三五成群從內地過來的遠足小團隊更是絡繹不絕。有一團順行麥徑的,不能說小了,總有二三十人吧,打著旗子匆匆行進,堪云浩浩蕩蕩!

大晴天,敝客照例負重跋遠,來到這半坡上面的「林內楓下」,紮營過的常規短暫野地生活,兼賞紅葉。


畢竟這是一片楓香樹林,儘管不大,因遭過颱風而顯得稀疏的樹冠也都還沒紅透,但在豔陽照耀之下,卻是五彩斑斕,相當好看。


琢磨也不能待它紅透了才來。老天爺喜怒無常,脾氣變幻莫測,這不,就那麼半宵的北風,已然刮落滿地的枯葉。這片小林今夏且遭過颱風,樹冠被褫,近乎半禿,重長新葉,至今未全;而旱季已屆,枝葉本就顯得稀疏,恐怕未及紅透,就要讓那無情的大北風颳成禿林了。沒準還要送來連天寒雨。那樣不忍卒睹的情景可是印象深刻,歷歷在目呢。

這既是純粹的自然坡林,也就是「物競天擇,適者生存」的「殺戮場」。那些無所不在的殺手魚藤太可怕了,無時無刻不在廣伸蔓條,加害於無助的楓香。不得已,年來敝客不時橫加「干預」,救活了好些被「悶」得奄奄一息的壯株和少株,這時它們就報我以怡人的物候景緻。


適逢三五之夜,在這林內楓下,透過樹冠的空隙窺看一輪滿月,別是一番趣致。唯嫌太陰畢竟不比太陽,反射的雖是日光,卻連大氣都照不亮,當然無力透射楓香葉片了;儘管葉面不少已經轉紅,葉底卻不爭氣,都還是綠的。


不過從敝客的主觀角度看,今歲算是很不錯了,這些颱風蹂躪之後倉促長出的新葉,儘管遠遠不如原有樹冠的茂密婆娑,卻也絲毫並不消極頹喪,照舊把冬前的物候色彩、展呈得淋漓盡致,意趣盎然。敝客得以觀賞這可愛的野林物候,不應苛求了。


實在也無從苛求。且看那充作畫圖襯底的晴天吧,愣是不予配合,召不來半點輕薄的浮雲,那當然也就只能那樣一片單調的蔚藍了。尚幸本區大氣總含污霾粒子,因而並不完全清澈,這天空反倒不致藍得過度沉鬱。

小林西緣外面的一株野漆獨樹彷彿特別高興,今年的紅葉要比往年多,並且一致地紅,紅得透底,幾可媲美東邊島國的雞爪楓;可惜它的葉形稍嫌平庸,而樹冠單薄,又不成林,因而略不堪賞。唯其本地物候紅葉的樹種不多,這野漆樹勉可強拽入冊,算是其中一員了。

2017/11/25

觀雨復聽雨

為了觀看流星雨,星期五就出城赴郊、歸山入野了。不巧趕上每年一度的「毅行者」麥理浩徑一百公里穿越競賽;中午時分,警察在起點附近把車道暫時封閉,讓敝客耽擱了大約一小時。

入山途中,由於逆走麥徑,不時和疾行匆匆的健兒窄路迎面相錯,十分不是滋味。途中向我問路,因而同行一段的女大學生也有同感。我說:要知道今天是「毅行者」的好日子,我就寧可不出來了。真不明白有些人為什麼總要弄得自己身上發出那麼一大股子氣味!

路上不時有健兒給我「加油」,叫我感到有點難為情。他們要走的全程是我的14倍,這該敝客給他們「打氣」才是。

據網上資料,當天夜裏(18日凌晨)是本地觀看獅子座流星雨的「極大期」。敝客這是專為「觀雨」而提早一天入山,這當然絕不錯過。沒到十點鐘便提早進帳就寢了。手機鬧鐘一點正喚醒,稍微賴「床」,就起來穿衣出帳,擦把臉,喝口水,隨即離營到東面五十步外的塌坑去,引頸觀天。呆坐了大約一小時,看到的流星總共才五顆,只有兩顆較亮;雖不滿意,畢竟湊合了事,完成「任務」了。

兩點半前回營,通過「挖事噏」給老同學發了一首本土語「觀星敘事詩」:

丑時起身離枕席,擔凳出坐塌坑石;
抱膝岳頭死望天,雙眼唔攰頸肌呎;
戅戅居居半時辰,睇倒流星只五隻;
耐性收脾番入營,不覺無聊都算叻!

往後又補充答和了一首,告訴窩在家裏睡大覺、而幸災樂禍的老同學,夜裏山中天氣甚佳,確宜觀天:

亥初瞓到鬧鐘鳴,丑初出營滿天星;
半片薄雲都無有,唯嫌光害意難平!

如天文台所料,次日風雲幻變,天氣漸漸轉壞,晚上下起冷雨,整夜未嘗止息。山下長灘的一營三帳,裝備顯然不足;此為老外營,總共十餘眾,可知這一夜肯定苦不堪言!翌日星期天,一大早,那營就已撤得無影無蹤了。


天氣雖然不佳,敝客詩興方濃未艾,拿起手機,不覺又跟老同學答和了一大堆;可惜盡皆諧謔過之,雅馴不足,勉可謄錄於此者,唯有以下幾首而已:

清茶有奧道,東國人人好;
綠沫飲三巡,耆年當返老!

山林欺客老,夜雨澆篷噪;
莫若不離城,沖茶焗餅好。

敝客都唔懶,野營冇得嘆;
奶啡紓苦勞,不羨佳餚飯;


冷雨靜幽山,涼風佔美灘;
人皆耽暖逸,野調家中彈。

涼夜炊於林,孤餐且養心;
城中歡宴樂,野客靜聽琴。

欣隱幽丘,赧懶謀求;
繼世修來慘澹,樂作優悠。

夜雨之後,天色晦暗,林內林外,再無景緻。


尚幸早來一天,攝得一點秋色,看到幾顆流星,總算不枉此營了。


雖然天色陰晦,還得山外轉悠。但見長灘上密佈鞋印,十分難看,可見往來的遠足客還是不少。灘緣上只有一條公野牛、在吃匍匐植物的葉子。這季節青草尚盛,莫非不好吃了?怪道廢物池的門扇打開了,看來八成是野牛幹的,牠們就是要在廢物堆裏翻出可口的垃圾!


灘緣上生長著一種匍匐植物,不怕鹽鹼不怕旱,不怕熱也不怕冷,這時節在廢物池的周圍長得尤其茂盛,此物對這不雅的景觀顯然毫不在意,照常開著可愛的小花,予以襯托。廢物池真該謝謝它!此前還以為這是一種豆科植物,細察方知錯了。山上那些陰險的魚藤才屬豆科。

2017/11/16

淺略說愛

《禮記˙禮運》:何謂人情?喜、怒、哀、懼、愛、惡、欲,七者,弗學而能。

是所謂「七情」。「弗學而能」者,就是今天的所謂「本能」。

這「七情」之中,「愛」這玩意的「結構」尤其複雜,是非常奇妙的心理活動和狀態。

實則它也就像一切別的心理動態,不外就是生理活動的構成或延伸部分,跟相關的生理活動如生存、繁殖、育幼本能分不開,同樣可以追溯到分子生物化學的微觀物質本源,遵循基本自然物理規律而運作。

簡而言之,它需要大腦或身體其他部分具備、適時製造或分泌一大堆相關的有機分子,如胺呀、肽呀什麼的、去啟動和發展。此中的過程須得視、聽、嗅、味、觸、意這所謂「六欲」的幾種知覺、其全部或部分運作其中,方可進行。

設若某人與眾不同,分泌不出來這些肽類激素、神經遞質(或稱神經傳導物質)什麼的,諸如苯乙胺、內啡肽、血清素、去甲腎上腺素、催產素、多巴胺、睾酮、雌酮、雌二醇這一大堆的其中的某些,那麼這人恐怕就不怎麼能真正地愛得像樣,並且無從感受愛和被愛的終極美妙了。

好比說,野獸與美女交往,野獸是十足的同志,對這多情、善良、聰慧、溫柔、勤勞、健康、性感、白皙、水潤、緊緻的美女完全無感,儘管親密相處多時,就是「激」不出「素」來,沒能分泌些許多巴胺,也就是無從甜蜜起來了;那麼這美女對野獸來說,只能是白搭。

美國某大學的研究人員做了實驗,在一隻公田鼠的「面前」,給一些母田鼠注射多巴胺,隨後讓她們在芸芸眾鼠之中選擇交配對象。這隻幸運的公鼠,於是在群雌粥粥之中,成為眾「雌」之的。如果注射多巴胺時不讓一隻特選的公鼠在場,就不會產生「異鼠同公」的效應。

在演化的檔次上,人類比田鼠大概「高」出好些,大腦神經網絡的運作比較複雜,多巴胺這單一神經遞質或不會產生這麼直截簡單的主導作用。好比說,有的人,有時候,儘管明明已為某異性、同性或「無須辨性」分泌了大量的多巴胺,卻因理性、無理性、或「病態亂性」思維的有效干涉,而導致決斷地「慧劍砍情」,或更另覓新歡。

愛的抽象意念和行為表現雖然源自物質,依循分子物理規律運作,卻是必須透過視、聽、嗅、味、觸、意這些知覺(或稱六欲),去順向充分配合發展,否則還是一個空洞的概念,缺乏實質內涵。設若看著扎眼,聽著硌耳,聞著噁心,舔著反胃,摸著作嘔,想著厭惡,而還要說的心中充滿著愛,那是騙人無疑了。不過現實世界裏確實充斥著騙人的假愛。難怪呀!因為這一方如果不拋出假愛,擁有資源如錢的對方往往不與談錢。不得已也。

至於對族群、社會、國家、民族乃至人類整體、大自然所有生命的無償、無我的「大愛」,可沒這麼本能地簡單了,這裏頭牽引力量強大的附加價值種類繁多,性質大異,諸如倫理、道德、尊嚴、榮耀、驕傲、義務、信仰、傳統等等;受到牽引,現實裏往往不得率性表達真情,因而假的「大愛」也就多了。

然而,「大愛」無論真假,不像母親愛子女、「直」獸愛美女那樣自然而然,而必須習得。

非直接來自本能,而需要習得的行為、意念、感情,往往很受理性、無理性和「病態亂性」思維的左右和塑造,甚至會有所謂「洗腦」的「曲、直陡變」異常現象。腦之能「洗」不能「洗」,可否「洗」之而使反愛為惡,或者反惡為愛,又要取決於施「洗」者和被「洗」者的智愚、善惡、強弱等等人的氣性和素質的對比。

歷史上、宗教上,聰明、邪惡、強大、齷齪的施「洗」者,往往能把愚昧、善良、弱小、潔淨的被「洗」者在短促的時間之內「洗」他一個髒兮兮,前後判若兩人。可是,邪惡、頑固、骯髒的被「洗」者,不管聰明還是愚昧,卻絕對不可能讓善良、乾淨的施「洗」者得其所哉;不信邪愣去「洗」他的話,非唯無望「洗乾淨」,抑且只能越「洗」越齷齪!

國家、民族之於本國的國民,或某些「次文化族群」的特殊國民,究是可愛不可愛、能愛不能愛、當愛不當愛、要愛不要愛,只要允許自由意志大致「存活」,就都要取決於這些國民個人習得的「大愛價值觀」。不幸由於歷史、政治、文化、宗教的種種原因,負面的價值觀一旦在「次文化族群」中形成、紮根,不接受現實的當權者就無能為力了;儘管芒刺在背,卻是難予拔除。試圖「洗腦」固然只能得到巨大的反效果,強制施以改變價值觀的教育內容亦將是徒然。

當這些國民把客觀「被歸屬」而主觀不認同的國家、民族或政權視為低等的、不文明的可鄙敵人,而其內心渾然另有高等的、文明的所愛、所屬,當權者還要強行試圖「改嫌歸愛」,就只能賺得百倍的憎惡,甚或加之以鄙夷和輕蔑了。

耶穌當年教人:「要愛你的仇敵」,今天本土虔信耶穌的教徒固多,聽祂的可有幾人?

愛,不管是本能性的、還是文化性的、又或是兩者摻和的,當它是真的時候,有時會傻得可笑!儘管傻,你可千萬別試圖去改變它,否則弄巧反拙,只能換來陡變,就是徹底變假!你喜歡假愛的話,固當別論。

2017/11/10

一葉知秋


本土這畢竟是亞熱帶的氣候,立冬將屆,而秋意未濃。敝客這營地在「林內楓下」,月前讓颱風刮得疏落的樹冠,還只見那些新近抽出的嫩紅新葉,餘者一片悶綠。這也難怪,今歲就連扶桑京都府的各處「紅葉名所」,據「情報」說,其轉紅的程度,目前都還不到「五分」呢。

週末夜晚,營地的氣溫還在20度以上,雖有些許涼意,山風微弱,仍可穿著單衣。可是奇怪了,到了次日下午,竟爾發現林內已現零星秋紅。這似乎是一夜之間倏忽的變化。儘管赤得有些遲疑,畢竟開始化除慘綠,是有報秋之意了。


這一夜的物候變化儘管含蓄,敝野客的眼睛倒不太笨。於是這裏看看,那裏瞧瞧,卻竟發現一處秋赤之上有嫩紅,嫩紅之上有青綠;而這青綠的並非僅是楓香,赫然還有魚藤!於是連忙掣出利刃,斬惡除奸。須知楓香對這可怕的魚藤毫無抵抗能力,不予干預的話,多半要被緩慢悶死。


豈唯楓香,很多樹種都是魚藤的受害者,譬如白楸。白楸是敝客小時候過野日子愛爬的好樹,而它的葉片又是隨時隨處、隨扯隨用的「代用衛生紙」,因而對它有特別深厚的感情。營地周圍讓魚藤纏得佝僂彎曲、乃至奄奄一息的白楸不計其數,而多年來讓我救活了不少。

雖然易遭魚藤加害,白楸的生命力還是很強。去年夏初暴雨造成的滑坡塌坑,完全沒有土壤;表層的碎石下面就是岩體了,很多植物都不能在這樣的環境存活、扎根;可是白楸的樹苗卻毅然萌出,盎然成活,隨遇而安,長出了一棵又一棵,一叢又一叢。


白楸的葉片相當柔韌,葉底質感彷如軟紙,有需要時確實可以充作衛生紙的代用品。這是敝客小時候的愉快經歷。呵呵呵!


白楸葉如今大致不用了。另有三種樹葉倒是常用,不可或缺,那就是野牡丹、桃金娘和「砂紙葉」。

敝客野營從不帶備洗滌劑、搌布、百潔布什麼的,擦洗食器只用野牡丹葉片和清水,野牡丹葉上長滿非常纖細的絨毛,吸附油脂的功能極佳,兩三片就能把器物徹底擦洗爽淨,並且不會殘留化學物質,又可隨用即棄,原地回歸自然。


所謂「砂紙葉」,似乎另有叫法曰錫葉藤,分類學名 Tetracera asiatica, 其葉片滿佈硅化小突起,形成砂紙一般的粗糙,因而可以用以擦除金屬器皿上的頑垢。


桃金娘葉片的用處比較次要,可我每一頓飯都得用上它。燜飯時往往同時要蒸些什麼,摘幾塊葉片做個墊子,盤底就不必接觸飯面而粘上飯粒,清洗的工夫就可以減免了。

2017/11/02

苦過登高節

今年的重陽,適逢週末,是敝客慣常入山野營的吉日,於是負重先登蚺蛇尖,然後硬闖南脈而下,強行穿越灌叢,到達半坡營地。


登此蚺尖固非難事,下山也不是問題,儘管背負的巨包不輕,是敝客體重之半再加4公斤!但是最後幾百米的腳程,是要走下無路的陡坡,穿越一片又一片非常茂密的灌叢,那裏隱藏著相當的風險。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呀!因而提早出門,希望能在天黑之前抵達營地。但是心理另有準備,就是或要生點意外什麼的,把腳程延宕;不定入黑之後,仍然到不了營地,而在灌叢之中掙扎匍匐,以蝸速行進。


蚺蛇尖看去相當巍峨,實則不過一座小丘,海拔才只468米,僅及世界一般大山的十分之一。然而也不能小覷,山徑畢竟險陡,並且滿途碎石,稍微不慎,就能出溜或摔跤,可致嚴重受傷。當局就在山腰樹立警告牌,勸人們莫爬此山。


既是重陽佳節,不理警告而爬山的人自然不少。一雙年輕的北京人夫婦,帶著三個小孩,也來登高。那位爸爸開頭大抵以為我不會說普通話,用英語跟我攀談,對我背這麼個巨包上山感到詫異。我說這是因為今天是重陽節,所以敝客必須先登高,後紮營!要是重陽落在明天,我就會先到營地住下,明天再輕身上山了。他們這才知道原來這一天是重陽節。


不過敝客雖然知道過節,其實當時也有所不知。根據《老黃曆》,該日「忌移徙、出行、入宅」!敝客那樣子重荷出去野營,顯然無異於「移徙、出行、入宅」了!而敝客出門的時間在丙辰,其時更是「日時相沖」,而「諸事不宜」!


雖然漠視《老黃曆》,硬是不信邪,終於還是僥倖安然到了山上。這時一隻寒帶犬也上來了。我心裏對牠說:你由四腿驅動,又不馱半點東西,復有牽帶保障安全,更有主人予以鼓勵,居然走得氣喘吁吁,這是怎麼著呢?敝客只有兩腿驅動,馱物如驢,到此尚且「勝似閑庭信步」喔,呵呵呵!


海拔儘管不算很高,這蚺蛇尖在這一帶卻已鶴立雞群;在天氣惡劣的日子,它尤其是一處招惹雷電的高點。也許因為避雷裝置日久失效,導電不良,三角測量柱的頂部去年被雷電轟毀,鋼盤幾乎完全與破損的混凝土柱體分離。有關當局的人員也許太忙了吧,至今未予修理。


這時測量柱周圍聚攏了登山客,多半都是年輕人。柱基上都坐滿了。有的佔不上一席位,就乾脆坐在地面的巖石上。可以想象,實在累呀!良久去了一撥,又來一撥,絡繹不絕。我最怕擠,選擇在一旁的一塊巖體露頭上卸下背包。因為此處很危險,一個不留神踩空摔下去,一條小命準沒有了!人們寧可忍受擁擠,不來佔這空間。

一個十分高挑的年輕女子穿一條「熱褲」,屈膝坐在測量柱的基座旁邊,白皙的美腿修長而勻稱,在豔陽的照耀下,顯得格外搶眼和性感!


山下高流灣半島的植被,也許因為近年沒遭山火,長得比歷來都葱鬱、茂密多了。山坡上跟塔門輸水管並行的小徑,大抵已經完全不可穿越。猶記當年背著大包、沿舊有製冰廠輸水管道、走到高流灣村,強鑽硬闖,弄至筋疲力竭,幾乎遍體鱗傷。後來敷設了自來水輸水管,一時變得勉強可以穿行,可是此途畢竟少人問津,於是沒多久又復閉塞不通了。


俯瞰468米下面的蚺蛇灣,這時通共只有三營。沙灘西頭是一孤帳,灘畔林叢之間的兩片小草坪則各紮一營,其一設置多頂帳篷。估計這些露營客都是從黃石碼頭僱了俗稱「大飛」的快艇過來的。這時有一群人正走「北嵴」上山,我看該屬那個大營的人員吧。


瞰罷山下景物,也就無須久留了,於是繼程下山。我走的方向幾乎無人往來。途中遇到一個上山的洋青年,他身材高大健碩,赤膊獨行,看到我擱在巖石上的背包,他說:「Big pack!」
我指一指山上,「up there, and then down here, with this thing!」
我看,他那腹部的 six-pack 才真夠 big 的!於是追加一句:「You’re BIG man!」
它回身瞅一瞅我的包子說:「I sometimes do that too.」
「Yeah?」我猜,他儘管壯碩,卻不大可能背得像我這麼沉,更不會傻得這樣子負重爬山。


踽踽獨行了一小時,天上忽地隆隆有聲,那是「香港飛行服務隊」的小型直升機,要在遠處山岡著陸,無疑是為的救援任務而來。於是停下來拍它幾照,順便歇息。這時覺得非常口渴。但是帶備的飲水僅只一升,至此剩餘不多,而前程未卜,只好節制著點,呷它幾小口,意思意思罷了。


再走下大約二十分鐘之後,就到了海拔200米的岔出點,由那堪稱「坦途」的岡頂山徑,強行切入植被茂密得基本無法穿越的極陡凸坡。當然我大可乖乖的直走正途,到了海邊再行入山,那就可以悠然到達營地。可是早已決定,此日重陽佳節,仿效古人避災,不走正途!

開頭倒也並非太難,只要步步為營,「尊重」山坡的陡峭和崎嶇,防踩空,不出溜,保平衡就好。還可以駐足遠眺山下長灘和毗鄰短灘的景物,但嫌視野欠佳,大氣的清晰度稍差罷了。


然而不多久就墜入劣境了!得穿越一片又一片遮天蔽日的桃金娘灌叢,非唯再無半點景物可觀,乾脆不知身陷何所!

這在高坡上面的桃金娘跟低地的很不一樣,它生長緩慢,莖榦、枝條都較細而彎曲,卻是異常的茂密,而尤其堅韌;部分枝榦且向下坡方向水平伸展,並且跟多種藤蔓共生,互相纏繞而成高達兩米的一大「團伙」。此中有些帶無數如鈎的利刺,剌得雙手兩臂鮮血淋漓。這些藤蔓也異常堅韌,只需一條細如筷子的,就足以把我攔個死死的,無法扯斷,不可掙脫,甚至在一個位置上難以動彈。若不使用園藝剪,莫說背負巨包,就算輕身爬行,乾脆也絕對不能鑽越!用剪的話,卻又剪之不絕。才剪斷了一大束,走下不過兩三步,又得再剪更大的另一束。有些堅榦長得離奇地粗大,園藝剪無能為力,我不擬拿出砍刀或小鋸,唯有利用身體加上背包的重力,下死勁強行壓倒,硬踐其上。其實心理上略有出點晦氣的意思。


用剪不能戴手套,戴上勞工手套無法握牢,隨時滑脫,乾脆不能運作!我沒有適用的專門手套,也就只能啥都不戴,赤手入棘藤了。於是被那帶刺的藤蔓多番扎傷,剌個皮開肉綻血淋淋,終至傷痕斑駁。左臂上的一道剌口,深逾一毫米,而長達一吋,頓時血如泉湧!

好容易穿越了一片桃金娘灌叢,來到了雜樹叢和蕨叢,稍作喘息,隨即又要闖入不知深淺的另一大片。記得多年前第一次冒險走下這片山坡,誤陷旱溝之中,慘痛的經歷不堪回首。爾後多次從營地爬上去,打山岡走下來,都相當順利,因為知所迴避,擇易而攻。

近年多雨,此次早料到這些灌叢必然長得密不透風,面積並且大幅擴展,叢叢相接,不承想就能惡劣到了這樣的程度,並且片數也增加好些,原來的蕨叢多半被灌叢取代了。人在其中,乾脆跟鑽進旱溝裏似的,不知身在何方。

於是多番依賴 Google Maps, 靠的衛星定位,方才知道廁身何所,而予調改、糾正行進的方向。入黑之後,就剩下來自天上的那一點月光了,它除了勉強透入樹叢,稍微映射一下那些密不透風的枝葉,就再也沒有丁點的照明作用了。額燈吧,再亮,也只能是「鼠目寸光」,聊可稍照「足下」。

幾經艱辛,好容易逼近了營地北面、一道去年暴雨造成的滑坡塌坑,心裏方才踏實了。然而塌坑的邊緣忒高而陡直,不慎掉下坑床的話,不死也得斷條腿!沒有選擇了,還是必得下去,不可能往回走!於是仔細窺探。不說天無絕人之路嗎?終於發現一處缺口,雖則不為不陡,估計勉強可以由此「入坑」,那是暴雨時逕流造成的支溝。目標雖已定下,可這前方還有一大團燈照不透的雜樹叢,此中第一主角是一棵粗而多榦的灌木,其諸榦要比桃金娘的木質硬得多;然後簇擁著它的就有魚藤、「砂紙藤」、鐵絲蕨什麼什麼的,同時又跟別的小樹如桃金娘等、扭纏得如膠似漆,好不親密恩愛!不得已,敝客有點忌妒,砍刀終於還是不能不出鞘了!這還得十幾分鐘的功夫,才得完事!

下午四點十分從正途山徑岔入無徑歧途,終於晚上七點十五分抵達營地。也就是說,穿越這一片只有幾百米、高程大約一百米的灌叢坡地,花去了足足三個小時!這比我的預算多出兩倍。

期間吃下了早餐特意吃剩、而例外帶備的半碗炒飯。這是為的萬一困在灌叢裏、耗盡所有肝醣和肌醣的情況下,可得補充。儘管當時血醣未至太低,而耐力仍有餘裕,肚子畢竟也餓了;既有冷飯,當然該吃。

甫到營地的幾項首要事情,就是擦身、更衣、打水、燒水;然後一邊紮營,一邊喝掉兩公升的熱開水!敝客設營的程序複雜繁瑣,而物項忒多,因而很花時間,一切安頓停當已是十點鐘。這才去洗澡、濯衣,然後煮飯。

由於先前在灌叢裏吃過了半碗炒飯,這一佳節良夜,要到十二點一刻,也就是重陽的翌日、方才吃上節日的晚飯,跟早餐的時間相隔足足17個小時!

由於「移徙」不順利,而「入宅」太晚,睡前就不聽音樂了。卻又悠然想起馬致遠《【雙調】夜行船˙秋思》之【離亭宴煞】。不因它是個「曲」而與樂有關,卻因它提到了「登高節」:

「蛩吟罷,一枕才寧貼;雞鳴後,萬事無休歇。何年是徹?密匝匝蟻排兵,亂紛紛蜂釀蜜,鬧攘攘蠅爭血。裴公綠野堂,陶令白蓮社,愛秋來時那些:和露摘黃花,帶霜烹紫蟹,煮酒燒紅葉。人生有限杯,幾個登高節?囑咐喒頑童記著:便北海探吾來,道東籬醉了也。」

次日農曆初十,月亮運行到了跟太陽、地球構成銳角的位置上,漸漸趨向豐滿,不免要給它寫個真。林內楓下紮營望月,溥天之下,恐怕也只此本土笨客有此雅興了。


望月之前,先看西山,那是一片淡紅。不是雲彩映照,應屬大氣污染。營地的西方看不到大海,卻有綿延的山岡,這雖是缺陷,也有好處,就是讓敝客在一些天氣不好的日子,免於喝上過量的西北風而致撐壞了。


此日天氣上佳,連一條紅脖游蛇都爬出來遊玩了,或竟只是覓食。牠來去匆匆,我來不及拿照相機給牠寫真。此蛇大白天裏跑進帳篷的門廳,只探索了一下,隨即離開了。確實沒有樹蛙什麼的可噬不是?接著牠到我的人工石牆的一處縫隙鑽了進去;大抵新近「移徙」到此,洞穴就在裏頭。我想,此前幾週本住林內的樹蛙該沒被牠吃掉,而是嚇跑了吧。


嗐!砌成這堵石牆,讓這條毒蛇可以隱匿其中,伺機捕獵,敝客無疑又積惡業了!不過這惡業應不算太大吧。紅脖游蛇吞下一隻蛙,往後數月都不必獵食了。況且牠不住我這裏,反正一樣吃肉,做不出「捨身飼虎」那等善事!

不過敝客在此林內倒也作了一些善業。多年來去掉不少不能感知自己惡毒的魚藤,救活了好些被悶得奄奄一息的楓香樹。楓香不像鴨腳木那樣堅強,一旦讓魚藤纏上,年內九死一生。可這楓香卻比很多樹種都「友善」,就算樹冠長得多麼濃密,都不攬盡日照,它的葉片很薄,總要透些餘光,讓樹下的草木可以賴以存活。


還有另一善業,就是給這片野林的一些花木施肥;當然施的有機肥料,讓它們茁壯生長,開花似錦,結果纍纍。呵呵呵!這不,帳前的一株不知名的小野花,邇來開得多麼嬌豔!